兒子是個妻管嚴,母親覺得這樣不行,硬把兒子帶回家想好好教育一番,結果就..就沒有結果了

作者:蘇奇

劉阿姨在兒子家住了幾天,發現一個嚴重問題——就是兒子是個「妻管嚴」。

雖然兒媳小雲在劉阿姨面前已盡量掩飾,但事實還是逃不過劉阿姨的眼睛。兒子對兒媳唯命是從,從不敢頂半句嘴。更令劉阿姨不能接受的是,兒子在外頭打拚掙的錢都如數上交給小雲。本來劉阿姨並不確定,但那天她說要買東西,兒子掏了半天才掏出一百多塊。他當時臉就紅了,說錢在小雲那裡。家裡大小事務由小雲說了算,但大小家務卻是由兒子來做。


這像什麼話嘛!劉阿姨看不下去了。她嘴上不說,心裡卻很不高興——憑什麼我兒子讓你管著。

於是,劉阿姨委婉地對兒子旁敲側擊,但兒子不知是裝聾作啞搪塞還是習慣成自然,並不見有什麼改觀。眼不見心不煩,劉阿姨便回了老家。

可人回到老家,心還在想著這事,就像魚刺鯁喉,時時不舒服。劉阿姨覺得這事一天不解決,她就老記掛著。她決定把兒子叫回老家來,關起門來教育兒子。


兒子回到家裡吃過飯後,劉阿姨和老伴在客廳里端端正正地坐下來,清了清嗓子,說道:「兒子,過來。」兒子看到兩老面無表情正襟危坐的陣勢,不禁笑出聲來。劉阿姨板著臉制止道:「嚴肅點,不要笑,我們要跟你說正事。」


「說什麼正事?」兒子不明就裡,當即止住了笑,疑惑地問。

「我們自家人,就不用拐彎抹角了。我問你,在家裡遇事是你做主還是小雲說了算?」劉阿姨單刀直入。

「我還以為什麼大事呢,搞得氣氛這麼緊張,嚇我一跳。」兒子先是愣了愣,說完又笑起來。

「這不是大事還有什麼是大事!不準笑,不準轉移話題,直接正面回答我。」劉阿姨顯然不滿意兒子的態度,稍稍加重了語氣。


「同在一個屋檐下的一家人,誰做主不一樣啊?」兒子依然沒有接劉阿姨的話。

「當然不一樣,這關係到當家作主的問題。要是小雲說了算你就會被她騎在頭上,你在家裡還有什麼地位?男人是家庭的頂樑柱,在家裡要有男子漢的魄力。」劉阿姨有點火。


「媽,看您說的,也太嚴重了。夫妻兩人一起生活,只要互相扶持,家庭和睦,誰做主都一樣。再說要我當家我還不願意呢,當伸手牌多好。」兒子沒有接受劉阿姨的觀點,反駁道。

「屁,家裡的家務活兒不都是你乾的?」劉阿姨臉露不屑,帶著譏諷說。


兒子笑著說:「勞心辛苦,勞力強身,我沒事時干點家務活還可以鍛煉身體。」


「扯淡!」劉阿姨火了,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。她頓了頓,緩和了語氣說,「兒子啊,我怎麼說你好呢?你不聽老媽的話,會有你苦頭吃的。」說著她用手碰了碰坐在旁邊的老伴,說:「你也說句話啊。」

一直保持沉默的老伴沒有馬上接話,他想了想才說:「你說的,嗯,應該也對。不過兒子說的也沒錯,一個家庭最要緊的是和睦。夫妻之間相親相愛最重要,誰說了算不是問題的關鍵。」


「去去去,狗嘴裡吐不出象牙。我還指望你幫我勸勸兒子呢。一邊去,快去把地掃一掃。」劉阿姨把火燒到老伴身上,「今天的衣服洗了沒?」

「沒洗衣粉了,正想跟你拿錢買呢。」老伴不氣也不惱。

「快去。」劉阿姨掏出錢甩過去,說,「在這兒凈添亂。」

老伴接過錢站了起來,在經過兒子身邊時,他向兒子望了一眼,兒子不禁笑了起來……